您好,欢迎来到宇泉环保设备股份有限公司!一家多年专业从事定压补水装置研发的公司。

定压补水装置咨询热线:
400-001-1378
定压补水装置
免费热线:
400-001-1378

地址: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振头大厦12层
手机:13313313281
当前位置:定压补水装置 > 新闻资讯 > 不能承受的化工水污染之调查后记:严格监管新

不能承受的化工水污染之调查后记:严格监管新

发布日期:2019-03-12   作者:定压补水装置   分享:

  数天的调查走访,现场的感受令记者久久不能释怀。新环保法出台了更为严厉的环境监管和处罚措施,当然令人鼓舞,但如果不能解决那些环保痼疾,环境改善恐怕仍然遥遥无期。

  1.环保何时才能不屈居于经济发展之下?

  腾格里工业园非法排污被曝光,对于曾经作为治沙典范的腾格里沙漠,无疑成为了一小段灰色的历史。不过,我们或许更应该思考一个问题:为什么在人迹罕至,原材料供给不便,水资源缺乏,而且生态脆弱的沙漠地带,化工企业会在几年间迅速崛起?相关部门在对园区进行审批、立项的同时,是否就已经把“可污染”当作了一项“发展优势”?

  对于上海奉贤区的南方染料厂,当地政府居然可以以“资金不到位”为由,任由企业非法生产、排污20年,是不是排入大海了就眼不见为净呢?而环保局工作人员甚至告诉记者,该企业虽然工艺比较落后,但利润丰厚,能为政府贡献上千万元的税收。

  国家一再强调,不走“先污染再治理”的老路,但对于欠发达地区,或者就在走老路。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江西乐平塔山工业园、江苏陈家港化工园区,其引进的很多项目均为外地无法生产或批复的项目,可以想见,这些企业之所以能在当地落户,无非图的是环保标准更低。

  在一次行业研讨会上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化学家吴云东曾呼吁,中西部省份在承接东部化工产业转移时,应谨防“污染转移”。不过,地方政府在经济发展的强大考核压力下,或许并不这么想。

  2.监管部门和企业为何关系暧昧?

  在调查中,诸多细节总能印证,政府、监管部门和企业似乎是“穿同一条裤子”的。比如,在滨海县采访期间,园区管委会的负责人与县宣传部某科长和记者见面后,一再表示在县城聊一聊就可以,不需要再去园区。当记者前往滨海县环保局时,临走前二人还说,“你去也没用,一会儿还得回来。”

  果然,滨海县环保局接待科表示一切采访都要通过县委宣传部。于是,记者又回到了两位负责人面前,而且在交谈中得知,园区管委会宣传部负责人挂职县委宣传部,如此一来,政府、园区管委会、县环保局、化工厂的关系就很明朗了。只是,你们都“亲如一家”了,谁还来监督企业?

  更让人不解的是,环保部门对于污染问题的态度并不敏感。在奉贤区调查期间,记者曾向执法人员提出,河堤上发现有废品收购企业非法排污的情况,但执法人员并未前去查看。而在记者指出南方染料厂的偷排暗管后,截止发稿时为止,环保局仍然没有前去拆除或封堵这些暗管。

  3.如何不让“劣币驱逐良币”?

 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染料中间体行业产能相对饱和,企业之间竞争激烈,而对生产当中产生的污染物进行处置,占了生产成本的很大一部分,如果不法企业将这些污染物直接排到环境中,则可以低价争取市场,同时获得丰厚利润。

  以还原物的生产为例,其生产中要使用到铁泥工艺,因此会产生大量硫化碱还原废水、铁泥废渣及高浓度硝化稀酸,这“三废”如何处理一直是个难题,因此,该工艺早被国家列入落后产能淘汰目录。

  事实上,2014年,行业内已经开发了一套“催化加氢”的清洁生产工艺,其“三废”总排量大幅减少。不过,目前行业内采用该工艺的仍然不多。

  中国染料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副主任、大连理工学院教授彭孝军向记者介绍说,铁粉还原工艺的老工艺并非完全不能用,关键是看对产生铁泥如何处理,目前有些企业进行了回收处置,但有的企业没有这样做。而对于加氢新工艺,由于技术要求高,企业需要摸索,需要付出的成本比较高,因此很多企业并不愿意上马。

  “如果小企业不达标排放的话,成本就比较低,从而搅乱了市场。为什么中国出口的产品价格比较低,除了知识产权保护得不好,再就是因为其中不包含环境成本。”彭孝军对记者说,“不能再恶性竞争了,中国在这方面应该逐步规整起来,让企业有更多利润,才会把钱用在处理污染上。”

  4.谁来倾听污染受害者的声音?

  一个企业是否有非法排污行为,附近的居民是清楚、感受深的。在采访中,记者所到之处,居民无不抱怨空气中长年是刺鼻的气味,甚至指认有非法排污现象,这些情况记者去了一次就“碰上了”,地方环保部门真的不知道吗?

  在江西乐平市调查期间,记者发现,不仅化工园区周边的村民多有怨言,而且园区的废气污染已经影响到了全城市民的生活,但是,市民也只能在抱怨声中年复一年。

  如果作为污染受害者的住地居民的声音都无人倾听,即使新环保法中增设了公众参与的章节,环境污染的公众监督又如何能实现?

  5.谁来监管众多的小企业排污?

  安徽马鞍山向山镇的小化工企业,因为规模小,放在全国化工企业或者是染料中间体企业中,它们几乎很难被予以关注,也没有进入马鞍山市环保局每年需要监控的重点污染企业名录。

  然而,它们却是中国成千上万家小化工企业污染的一个缩影。这些企业不仅数目众多,而且工艺落后,环境法制观点不强,排污极为随意,是我国环境严重污染的重要源头之一。在新环保法实施后,这些企业可以说基本上难有生存空间,只是地方环保部门是否能够痛下决心治理它们呢?

  结语:

  “不能说不要化工生产,但政府不能只管税收,不顾当地环境,不考虑子孙后代的福利是不行的。无论大厂还是小厂,不管是发达地区还是中西部产业转移,关键在于政府是否依法监管,是否把环境治理放在第一位。” 南京大学化学化工学院教授、中科院院士陈洪渊对记者说,化工行业发展到今天,是有清洁生产技术的,中国化工行业的出路在于:一要采用新工艺,增加科技含量;二要政府从上到下都重视,不要阳奉阴违,让大家在同一个环保标准上生产,而不是搞“内耗”。否则,产品出口了,污染却留下来了。

石家庄宇泉环保设备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,注册资金3500万元,位于石家庄市元氏县槐西工业园区,占地60余亩、建有高标准厂房16000平方米,现有员工100多名,其中高级职称工程师20余人。公司现有过滤设备、压力容器、供水设备、换热设备、节能锅炉五大系列几十个品种。

联系QQ:1047754121 电话:0311-83038829

文章Tag标签: 水处理政策 法律政策 新闻
  • 水波浪背景
  • 水波浪背景
  • 水波浪背景
  • 水波浪背景